软与硬【莫毛】



穆玄英身上有四个蝴蝶结。绳子系着铠甲的有二,其余的各绑在两腿。       


柔软的绳子禁锢防护用的工具,寄托着少些受伤的期许。


不像莫雨,腰侧挂着的心形挂件。模样端是可爱,却也是他‘杀人于无形’的暗器之一。


要说到十年前去。哭包豆丁傻毛毛同稻香村小恶霸莫雨形影不离。左一句小雨哥哥坏,右一下哭得委屈。莫雨一怒转身吼着他:“不喜欢别跟来啊!”      


小毛毛闻言哭得更凶。莫雨见那两冲天炮的小啾啾对着自己一抽一抽上下晃。心里的滋味除了烦便是恼,“你怎么这么爱哭!再哭,我们就被小白发现了!” 莫雨一提,毛毛才止了呜咽,手拉着莫雨的衣摆,小声道:“不会……已经被发现了吧。”


莫雨抓着头发气不打一出来,但见毛毛说话间还猛吸了下鼻涕,那可怜的小模样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小声点,这里离村子远。他们不敢过来!”


“嗯嗯!莫雨哥哥~最厉害啦!!!” 毛毛笑道,又受了一个暴栗。


“呜哇啊啊啊!”      


莫雨听着一声响过一声的哭声才反省自己不该因觉得声音好大而揍他的。这哭包怎么就这么喜欢跟着自己!  


跟着自己就跟了十年。


十年,相依为命。


“莫雨哥哥,你为什么要在衣摆上加这些东西,好可爱的!”毛毛吃着手里有些时日的馒头,脸上还盖着一层灰问道。


他们才给别人通了炉灶,除去得到的银两,厨房剩下的馒头也赏给他们了。莫雨才不屑,找了个地方捣弄他才得到的东西。他称这些铁片可以防身用。


防身用?毛毛歪着头,一手抓上莫雨衣摆的心形物件。尖端因他不小心而扎进手掌。只一瞬毛毛就被刮得疼出眼泪。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莫雨急忙翻找包裹里的止痛止血剂,“这些是用来逃脱抓我们的人时,专门扫他们腿部的!你倒好……给哥看看。”


莫雨也骂不下去了,他就这么一个弟弟。为了保护他,自己吃多少苦都无所谓。可他这么笨,这么让他担心。


“莫雨哥哥……疼。”开始还能委屈撒娇两句,随着拔出铁片, 莫雨给他止血、包扎,毛毛都疼得说不出话。


莫雨看见红色沁满的布条,头疼到几近发狂。“哈……哈,唔!!!”毛毛见状顾不得疼,惨兮兮抱住眼前的莫雨,眼泪滴答滴答往下坠,跟着从手心流到布条而不能吸收的血混在地上,落了一滩。


他的莫雨哥哥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只要自己受伤便会发狂,攻击周围伤害他们的人。此刻也是一样。他抱着莫雨,等他平复,同他一起承受所有苦难。


“傻毛毛,在想什么呢?”莫雨撑着头,邪魅地望进穆玄英的眼,手不停甩着腰间的挂饰。


穆玄英一笑,竟颇有些凄惨道,“幸好雨哥你当时还没在着上面涂毒。”


涂毒?莫雨闻言眉头一皱,“穆少侠这么想不开啊。”


怎算到自己头上了?穆玄英满脸疑惑,莫雨趁机亲了口他的脸颊,将欲望深入到被他开拓得可以接受他的包裹中。


“嗯~跟屁虫……你说小时候扯过你莫雨哥哥的衣摆多少次。我怕你中毒,……哈……才没涂,哪……里知道你会拿在手上还刺了进去。”一边说一边进行攻势,弄得穆玄英溃不成军。


“唔!…好硬……”  穆玄英夹着莫雨的腰,被他顶得无力再顶嘴。


“之后我就把物件换了材质。还是……硬么!”莫雨被裹得销魂,一个深入顶到了对方敏感的地方。


“不……不要了,雨哥!”


莫雨被他那炙热,柔软的地方弄得舒服,全然不理会身下人的抗议。


他和穆玄英总像这样。


软和硬。交相辉映,陪伴一生。


评论
热度(45)
©[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