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什么反正不就是个名字嘛想不出

是谢渊。

 
 

莫雨见穆玄英明显也察觉到靠近两人的是谁,方才还同他你侬我侬的人此刻脸上多了不舍。

 
 

“雨哥……是叔父。”穆玄英咬着下唇,低着头马尾耸哒。

 
 

莫雨了然点头,自是知晓他若与谢渊会面,难做的只有他的傻毛毛。

 
 

看来这次幽会又该说再回了。

 
 

穆玄英望着莫雨,眉头微蹙。那分明想离去又放心不下莫雨的焦急神情被一览无余。

 
 

“毛毛。”

 
 

“雨哥我还会再见你的!”穆玄英着急拉着莫雨的手,许下下次的再回。

 
 

“亲个再走。”

 
 

莫雨神情自若抱着手,看到穆玄英脸颊泛红手足无措。

 
 

“雨哥!”

 
 

沉重踩在树枝上折断的声响就在耳边。慌乱无法探测谢渊究竟离他们还有几尺的穆玄英慌了手脚。

 
 

“亲个,就放你走。”

 
 

莫雨平淡的声线和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充斥了穆玄英的脑仁。

 
 

不能让叔父发现雨哥!穆玄英心一横,凑到莫雨脸前,轻啄了口他的嘴角。

 
 

莫雨嘴角一勾,打量脸通红,腿反倒有些颤抖的穆玄英,丝毫不让步地道,“再亲一口。”

 
 

“什……!?”穆玄英七上八下听着仿佛就在身边几尺距离间的脚步声,又一次体会到莫雨的不要脸和强大的心理素质。

 
 

“雨哥你!”

 
 

“有时间说话,还不快亲个。”

 
 

穆玄英万般无奈又凑上亲了一口。莫雨笑得毫不避讳。张口便道,“再亲一……”

 
 

这穆玄英念着绝不能辜负莫雨的深情,又不能被谢渊发现伤了他,深知莫雨脾气的他这下搂着人的脖子,再莫雨话还没说完之际趁机吻了上去。

 
 

唇舌交战一触即发。踏着杂草树枝的声音更近了。

 
 

穆玄英推开了莫雨,缺氧的情况让他面红耳赤大口喘气。

 
 

“坏……哈小雨。”

 
 

穆玄英抱怨莫雨不替他考虑,却被他温柔的摸了摸额发。

 
 

“傻毛毛,下次哥再来看你。”

 
 

说罢一瞬便消失得无踪影

 

评论
热度(29)
©[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