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莫毛】

西瓜


莫雨x穆玄英


r18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莫雨从西域得了个奇怪玩意,形球味甘,食则凉意入心。第一时间他便寻手下替他又弄来几个,打算与少时相依为命的兄弟一同品尝。


约至巴陵。莫雨兜着瓜在约定处站定,须臾就听四周的风有了动静。

一身正气的穆玄英自是被严于律己的浩气盟教导的极其守时。莫雨看着那抹蓝色身形,大笑念道,“穆少侠果不让你莫雨哥哥久等!”


穆玄英刚好在莫雨跟前收了轻功。他一路上赶得及,还要避免被别人察觉踪迹。从浩气盟转至半路便弃了良驹,使上轻功急速奔来。赶至巴陵时,也不知他这哥哥是不是等得太久,心生歉意。待听到莫雨这句话才放心,轻喘调整气息后眯眼对莫雨道,“雨哥之约,玄英岂会耽搁。”


哎哟,就差抱拳作揖了。他的傻毛毛何时跟自己这般生分!?莫雨不满,将手中之物放置脚边,只留了一个抱在怀里。他颇无奈邀穆玄英再靠近些,“傻毛毛,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新鲜玩意。”


目光锁定在莫雨怀间,穆玄英好奇的盯着那七分绿色三分黑纹的球。……看不出什么悬疑,穆玄英盯了盯瓜,望了眼莫雨。


“未曾见过此物。雨哥,这是什么?”


莫雨心笑,道,“我也是才知晓这东西,你没见过,却是情理之中。”


见莫雨卖关子又自豪的模样,穆玄英忍俊不禁。他的哥哥,即便别人都说他怎样作恶多端,如何为非作歹。在穆玄英面前,莫雨总还是那个疼他又喜爱欺负他的哥哥。


“傻毛毛。”莫雨嘴角微扬,作势让对方后退半步,“此物名为西瓜,乃是西域那边传来的食物。想你定会喜欢,哥哥就寻了几个给你尝鲜。小时候,哥哥没本事只能带着你流浪……有上顿,没下顿地行走在天地间。竭力保你不饿死在战乱。现在……哥哥虽与你各居一方,各自为谋,却再也不会让你饿肚子。这等稀有食物,正该我两一同品尝!”


穆玄英听莫雨一番剖析,心中一热。他的哥哥从小照顾自己,现下也未曾忘记。穆玄英点了点头,“雨哥说得是!毛毛自然陪你。”


“好!”莫雨欣喜,一手举起向瓜中心劈去。他可跟明教的恶人学过着开膛破瓜的技巧。只要这么一耍帅,以力将西瓜劈开就能让毛毛既崇拜自己又尝到好吃的瓜,想想都不要太美。


可现实却是,莫雨一激动,没劈准中心。幸好瓜是裂了,也开出味甘的果肉。可偏偏一块瓜皮就在莫雨劈开时,稳、准、狠地砸在了莫雨的脸上。


这带着糖分的汁水渗进了眼。脸还被西瓜砸乌了一片。放到现代莫雨大可吼上一句:这是技术性调整!然古代的他,只能闭上眼还要思索这刺人的汁水会不会把他的眼睛弄瞎。


“雨哥!!!”穆玄英担心察看莫雨的伤势,看他挣不开眼,慌了阵脚。


“不远处有小溪,雨哥等我去取清水来!”

“不用,”莫雨依声抓住穆玄英的衣摆,“毛毛带哥哥去便好。”


穆玄英牵着莫雨的手,急忙准备向溪水奔去。江湖上有多少人窥视莫雨的性命,他不能见莫雨就此瞎了眼睛。处于私心,若有机缘,他亦想同莫雨看遍家国大好山水。不能让雨哥就这般,目不能视。


“傻毛毛,捡了瓜再走。我莫雨的东西,他人别想拿。”


都什么时候了,这人站在原地还想着瓜!?穆玄英抱着西瓜认命道,“雨哥,我拿了个,让我先带你治疗眼睛吧。”


“嗯。”


莫雨任由穆玄英拉着他的手,领着他走。他现在静了,乖乖跟在穆玄英后面,没有一丝戾气。可穆玄英知道若此刻出现偷袭他们的人,莫雨就算看不见也会将他们杀死。


这个江湖,只有这般运作。


“毛毛。还记得小时候,我也是这样拉着你的手。”

莫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竟让穆玄英愣神了片刻。

“还能这样和雨哥并肩,玄英……很知足。”


与他这个杀人魔头一起走,却很知足?

莫雨一笑,穆玄英却更加握紧了牵着的手。


“雨哥。”

“嗯?”

“到了。”

“好。”


穆玄英将莫雨拉到溪水旁。放下怀中西瓜,扯去自己的发带,待发带沁透水开始仔细给莫雨擦眼。眼眶边还有汁水干涸后的沙瓤杂物。清水洗涤着莫雨的眼,穆玄英小心翼翼擦拭他的睫毛,又轻轻吹着气,希望能让莫雨眼中异物快些排出。


“雨哥,能睁眼么!?”

莫雨听着焦急的询问一时反思自己是不是玩笑开过头了。他能悠哉跟在穆玄英身后,不担心自己的眼睛可有损害,自是早就发现这西瓜的汁水对眼睛无碍。一路跟着穆玄英,他还偷偷挣眼描绘了他的身形,深深记在脑中。


看样子,是把傻毛毛吓得不轻。


莫雨‘勉强’睁开眼,接过穆玄英的发带自行清理眼睛,“没事了。”


穆玄英松上半口气,他看着莫雨镇定自若清理着刚一放松,冷不丁被那人推进溪水里。


“雨哥!?”


莫雨蹭着眼睛,刚好眼睛发红。他毫无悔意道,“一睁眼就看到你的装扮,太热了。毛毛,溪水可还凉?”


凉得他快发抖了。对莫雨不设防的结果就是他被推在小溪间,浑身都湿了。


坏雨哥,要知道他睁眼第一句是嫌看着自己热,他就……

他还是舍不得不医莫雨。


“想什么?”莫雨撑着头蹲在穆玄英面前,溪水被他踩在脚下,身后的衣摆、发尾湿了也毫不在意。他只念就不信衣物都打湿的穆玄英会不脱去这些沉重的布料。


偏偏穆玄英跟莫雨杠上,就不宽衣解带。一看这小子使性子,莫雨更喜,他不拉人一把,却直接覆下身子压在穆玄英身上。


“穆少侠这般勾引我,可已做好万全的准备?”


(lofter说不可以huang)


End


评论(12)
热度(31)
©[嘘.] | Powered by LOFTER